联系BOB
行業動態
你的位置:首頁 > BOB新闻 > 行業動態

行業動態 | 國土空間綜合整治和生態修複(01.18-01.24)

來源:      2021/1/28 9:14:17      點擊:
一、土壤汙染綜合防治先行區建設顯成效 各區積極“治土”尋良方

正文如下:

“十三五”期間,我國土壤汙染防治取得了積極成效。以建立土壤汙染綜合防治先行區為抓手,在源頭預防、風險管控、治理與修複、監管能力建設等方麵進行探索,解決了一批突出的土壤汙染治理難題。

政策法規護航,先行區建設方向更加明確

2016年5月,國務院發布實施的《土壤汙染防治行動計劃》(以下簡稱“土十條”),成為我國“十三五”乃至更長一個時期全國土壤汙染防治工作的綱領。

曆時3年,5次征求中央及國務院有關部門和單位意見,3次征求各省(區、市)人民政府意見,修改50餘次。“土十條”針對當前損害群眾健康的突出土壤環境問題,以農用地和建設用地為重點,共提出10條35款、231項具體措施,為我國土壤汙染防治指明方向。至此,“淨土保衛戰”正式拉開序幕。

2016年底,六大先行區建設迅速啟動。浙江台州、湖北黃石、湖南常德、廣東韶關、廣西河池和貴州銅仁肩負使命與期待,率先邁開步子。

明確先行區建設的基本原則、工作目標以及建設要求——

2017年8月,原環境保護部會同財政部聯合印發《關於加強土壤汙染綜合防治先行區建設的指導意見》(以下簡稱《意見》),確定了6個方麵的基本建設條件和8個方麵的量化建設指標,《意見》成為指導先行區建設的重要指南。

《意見》指導各先行區在土壤汙染源頭預防、風險管控、治理與修複等方麵開展示範先行。首次製定專門法律來規範防治土壤汙染,提供法治保障——

2018年8月31日,《中華人民共和國土壤汙染防治法》正式通過,共有7章、99條。這部法律明確了土壤汙染防治應當堅持預防為主、保護優先、分類管理、風險管控、汙染擔責、公眾參與的原則。

2019年1月《土壤汙染防治法》正式實施,邁出了依法防治土壤汙染、貫徹落實“土十條”的重要一步。

加大專項資金支持先行區建設力度,確保穩定的資金投入——土壤汙染綜合防治先行區建設是當前重要任務,也是中央土壤汙染防治專項資金支持的重點方向。“十三五”期間,中央財政共安排土壤汙染防治專項資金285億元,其中,中央財政累計安排33.4億元加大對先行區建設支持力度,占中央土壤汙染防治專項資金總量的11.7%。

源頭預防,全方位切斷工業汙染進入土壤途徑

“根據歐美發達國家土壤汙染防治經驗,土壤汙染源頭預防、風險管控、治理修複的投入比例大致為1∶10∶100,實施土壤汙染源頭預防是避免後期治理與修複大量投入的關鍵。”生態環境部土壤與農業農村生態環境監管技術中心綜合業務部臨時負責人李誌濤說。

堅持預防為主、保護優先、風險管控原則,這是《土壤汙染防治法》中的明確要求。強化源頭防治、不欠新賬也是各先行區建設的首要任務。

有“中部矽穀”之稱的湖北黃石經濟開發區,電路板產能規模大、集聚程度高,周邊環境敏感性和脆弱性問題顯著。電路板生產工藝複雜、產排汙環節眾多、潛在汙染物種類多、濃度高,主要包括銅、鎳、銀、錫等。不僅如此,生產過程中涉及的多種危險化學品、高濃度廢水和固廢,一旦管理不當,極易造成土壤和地下水汙染。

黃石經濟開發區為加快淘汰落後產能,建立“騰籠換鳥”倒逼機製,實行園區集聚發展。在提高行業準入門檻的同時,重點引入行業龍頭企業,鼓勵企業采用新技術、新工藝改造提升,從源頭減少汙染物產生,推動電路板產業綠色發展。

浙江台州投資60餘億元,將全市所有38家廢五金拆解企業全部搬遷進入台州市金屬資源再生產業基地。目前,基地拆解回收率達95%以上,垃圾產生量僅占年拆解總量的1.9%,廢線路板等危廢產生量僅占1.79‰,杜絕拆解垃圾流出園區以外,造成汙染。

近年來,台州市共拆除違章工棚、涉拆解業違建3000多間近100萬平方米,清運拆解垃圾25萬噸,場外拆解整改率達100%,新增綠化麵積6000多畝,徹底清理了場外非法拆解“毒瘤”。

多模式探索農用地安全利用,確保群眾吃得放心

民以食為天,食品安全關係重大。因此,對農用地有的放矢進行分類管理和安全利用,成為不少先行區進行汙染風險管控和修複的又一新思路。

浙江台州溫嶺市對受汙染耕地開展精細化分類施策,取得良好成效。一方麵,溫嶺市對重度汙染的耕地,嚴格管控其用途,先依法劃定農產品禁止生產區,全麵流轉土地,並禁止可食用農產品的種植,以種植結構調整、農業工程措施、生物治理修複等8種不同手段,減輕土壤汙染程度。另一方麵,對輕中度汙染的耕地,溫嶺試行“正負麵”作物清單製度,引導農戶科學布局,鼓勵油菜、大豆、玉米等低風險作物替代芋艿、生薑等高風險作物種植,一邊幫農民“排雷”,一邊教他們如何盤活“土地”。

貴州銅仁在探索受汙染耕地修複和安全利用方麵,堅決避免和防止過度修複和治理,結合區域農業生產實際,走出了“重金屬汙染土壤生態治理+生態產業+生態扶貧”的新土壤汙染防治模式。將受汞汙染的農田作為農藝調整建設食用菌建設基地,全麵推行水田改旱田工作,重點發展黑木耳、香菇、平菇等非接土食用菌產業,在直接帶動精準扶貧戶260戶782人受益的同時,有效防止水稻種植高風險農業生產方式反彈回潮。

湖南常德建立受汙染耕地安全利用工作局際聯席會議製度,來管理受汙染農用地塊。在石門縣等地通過植物萃取+農作物套作、鈍化+植物阻隔等措施,推動土地安全利用,在雄黃礦區通過種植結構調整,發展不易吸收砷的改良柑橘品種,采用柑橘—蜈蚣草間套作技術進行風險管控,取得顯著效益。

嚴格建設用地風險管控,切實保障群眾住得安心

“早期,歐美國家對汙染地塊的治理多采用挖、埋、燒等高耗能技術,往往導致土壤汙染過度治理。如今,隨著公眾和監管部門在認識和理解上不斷深化,根據土壤的功能和用途來製定修複目標,綠色可持續地對汙染土壤進行治理變得越來越主流。這點在建設用地土壤管控方麵體現明顯。”中國環境科學研究院土壤與固廢環境研究所副所長穀慶寶說。

湖北新冶鋼有限公司東鋼廠因砷、鎘、鉛等重金屬汙染超標被關停。但這一地塊之後被規劃為文教用地,肩負著較為艱巨的汙染土壤修複治理工程。

由於鋼鐵廠生產流程長,各區域的生產任務不一樣,汙染物質、汙染程度以及地下情況都不同。因此,東鋼廠對保留建築物與拆除建築物的交叉區域,確定了對保留建築物牆體附近4米範圍內的汙染土壤進行風險管控的修複思路;對不需要保留建築物的汙染區域,采取淺層汙染土壤治理修複與深層汙染風險管控相結合的技術。針對重金屬汙染區域,施工過程共計開挖30餘個基坑,采取“一坑一策”的方法,根據具體情況,使用不同的藥劑、溫度等進行治理。

廣東韶關以阻隔汙染物遷移、管控生態環境風險為目的,積極打造暫不開發汙染地塊管控模式,持續推進重點礦區不覆土生態修複工作,並建立建設用地開發利用土壤環境部門聯動監管流程,探索出土壤防治的“韶味”配方。

廣西河池南丹縣裏湖鄉的一處偏僻山坳,過去曾是砒霜廠,廢渣中的砷、鎘等汙染物濃度超標,如今這裏是砒霜遺留廢渣示範處置項目所在地。在治理過程中,南丹縣采用了對高風險汙染物進行剛性填埋,對中風險汙染物、高浸出風險汙染土壤進行穩定化結合阻隔填埋法進行處置,對低風險汙染物和低浸出土壤進行阻隔填埋的方案。

土壤汙染綜合防治先行區出模式、出經驗、出效果,5年建設路,成效不菲。目前各先行區均沒有發生因農用地土壤汙染導致農產品汙染物含量超標事件,也沒有發生因汙染地塊再開發利用不當造成不良社會影響的事件。

站在啟航“十四五”的重要節點,我國土壤汙染防治進入一個新階段。我國將繼續探索土壤汙染防治可複製、可推廣的經驗,為全國土壤汙染防治工作提供新模式、新經驗,讓人民在更高水平上實現“吃住都放心”。


二、河南、海南多措並舉顯成效

正文如下:

河南完成曆史遺留礦山環境治理23萬畝

日前,中國自然資源報記者從河南省自然資源廳獲悉,“十三五”時期,河南省通過露天礦山整治、綠色礦山建設和廢棄礦山治理,共完成曆史遺留礦山環境治理23萬畝,恢複耕地77445畝,為“十二五”時期的2倍;恢複建設用地36495畝,為“十二五”時期的2.5倍。

從2018年開始,河南省陸續開展了露天礦山生態環境綜合整治、綠色礦山建設和廢棄礦山治理,其間始終堅持“宜建則建、宜耕則耕、宜林則林、宜景則景”的原則,一礦一策,推動礦山生態環境巨變,促進礦山企業轉型發展,為建設“山青、水碧、林鬱、田沃、湖美、草茂”的美麗河南作出了積極貢獻。

河南省對露天礦山“關小上大”,關閉了一批建築石料類小型礦山,目前全省露天礦山數量已從992個減至605個。同時,持續加大綠色礦山建設,實行邊開采、邊治理,全省76家礦山納入全國綠色礦山名錄,數量居全國第一;111家礦山提交第三方評估申請,54家通過了省級綠色礦山評估,其中17家達到了國家遴選標準。

海南“多規合一”改革成效明顯

海南省域“多規合一”改革啟動5年來成效明顯,形成了全省統一的國土空間規劃一張藍圖,錨固了全省生態安全屏障,保障了自由貿易港建設用地需求,提升了國土空間開發質量和效益,提高了建設項目審批效率。這是記者從日前舉行的海南省“十三五”建設發展輝煌成就新聞發布會上獲得的消息。

守住了生態保護紅線、永久基本農田和城鎮開發邊界。將6個空間規劃合成海南省總體規劃,並在此基礎上提出建立國土空間規劃體係,梳理了有矛盾、衝突的圖斑約72萬個、1587平方公裏,解決了規劃“打架”的問題。通過總體規劃、詳細規劃、專項規劃層層傳導,落實了生態安全、糧食安全、節約集約用地等國家戰略安排,省和市縣總體規劃劃定的強製性管控要求得到嚴格執行。全省現有耕地、林地保有麵積分別超出國家下達指標12萬畝和1.7萬畝,較好地執行了規劃指標管控要求。

探索了一套法規體係。省人大常委會頒布實施了《海南經濟特區海岸帶保護與開發管理規定》《海南省生態保護紅線管理規定》《關於實施海南省總體規劃的決定》《關於加強重要規劃控製區規劃管理的決定》等一批法規,修訂了《海南經濟特區土地管理條例》《海南經濟特區林地管理條例》《海南省實施〈中華人民共和國海域使用管理法〉辦法》等法規,為下一步在全國探索國土空間規劃法規體係提供了借鑒。同時,創新規劃管理體製機製,在全國較早成立省級規劃委員會,把6個部門的規劃職能合到一個部門,為改革積累了經驗。

探索了一套行政審批新模式。一是率先把用地、用林、用海審批權合到一個部門,實施“六個試行”極簡審批,整合規劃和用地、用林、用海等行政審批事項,實行“多審合一”,創新實施“隻轉不征、隻征不轉、不轉不征”等土地利用製度,合理劃分了省和市縣規劃管理權限,建設項目落地效率大大提高。二是按照規劃實施管理機製和程序,及時將相關重點產業園區、重大基礎設施項目納入規劃,為海南自由貿易港建設提供了用地保障。三是提升了國土空間開發質量和效益,除“五網”基礎設施、旅遊配套設施、軍事設施和鄉村振興項目外,其餘經批準的建設項目均控製在開發邊界內,全省開發建設更加集中集約,開發空間布局不斷優化。

建立了全省統一的“多規合一”信息綜合管理平台。統籌發改、環保、住建、國土、林業、海洋等6類空間規劃,匯集了10餘個部門65類規劃信息數據,解決了規劃衝突、標準各異、坐標係統不統一的空間規劃問題。同時,建立常態化、實時化的規劃督察機製,先後開展了全省生態保護紅線區專項督察、農村新建住房高度管控和農房規劃報建專項督察、海岸帶專項督察,以及違法用地、違法建築專項督察等規劃督察。此外,推出“一張藍圖”公眾版,市民可實時查詢用地信息。


、嚴禁破壞無居民海島!惠州開展許洲島整治行動

在許洲島北灣生活居住的,大多是外來務漁工。自上世紀九十年代以來,他們在島上居住,並從事海上捕撈生產活動。許洲島由此形成了自然村落。

由於地理位置偏遠,四麵環海,島上人員如果要出售海產或者購置日常用品隻能通過駕駛飛艇外出,途中容易發生安全事故。同時,島上建造的磚混水泥房屋、木質棚屋、簡易碼頭、圍堰等構築物,均為無任何審批手續的違建物,沒有任何安全保障和消防設施,在台風汛期,也極易引發塌方、泥石流,存在較大的安全隱患。

此外,島上的近兩百人員均沒有納入當地實有人口管理,人員成分非常複雜,且生活基本處於無序狀態,極易藏匿各類違法人員,整治工作迫在眉睫。

為此,惠州市海洋與漁業局大亞灣經濟技術開發區分局聯合相關部門,對該島啟動全麵清理整治工作,動員島上人員自行搬離上岸,對自願搬離許洲島上岸居住或返鄉的人員,給予適當幫扶。

目前,許洲北灣居住的全部人員共七十餘戶約200人,均簽訂了自願搬離協議,並按要求騰空搬離,收繳“三無”船舶40艘,清拆堤壩、水泥房、板房、棚屋等無任何審批手續的違建物約1.5萬平方米,圓滿完成了清理整治任務。

根據《無居民海島保護與利用管理規定》,無居民海島屬於國家所有。通過積極對涉事村民開展宣傳教育,以及適當的給予搬遷幫扶支持,既有效打擊違法行為,又安撫了群眾反抗情緒。

相關負責人表示,接下來將繼續加強巡查,持續做好監管工作,堅決打擊侵占、破壞無居民海島的違法行為,加強海島生態保護,做到“零容忍”。

此外,惠州將有計劃的組織對轄區內項目用海進行摸底排查,重點關注圍填海曆史遺留問題,強化海域動態監視監測,建立疑點疑區排查製度,建立動態監測、執法核查、立案處罰相協調機製。